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生活 >
海航与凯撒的战争!

发布日期:2021-07-15 06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第一件就是卖掉了旗下最大的产业英迈国际,年营收3600多亿,一下子卖掉一个世界500强。(点击:

  这件事是海航主导的,不过在董事会表决时,代表二股东国华人寿的董事朱颖锋投了反对票。

  当初收购英迈国际是海航与海航科技二股东国华人寿联手收购的,其中海航科技自有资金为87亿元,联合投资方国华人寿投资金额为40亿元。

  二股东国华人寿当然反对了,毕竟英迈还是一块好资产,你将来置入什么样的资产,只有天知道。

  6月28日,凯撒旅业拟作价62.44亿元,以发行A股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,当日上董事会表决。

  海航方面的反对理由为本次换股吸收合并尚处于预案阶段,佛祖救世发财报,需随方案的逐步推进,进一步论证研究。

  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凯撒旅游逐渐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出境旅行社之一,相继在伦敦、巴黎、汉堡、洛杉矶等全球核心城市设有分支机构,在中国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成都以及沈阳等口岸城市和核心商业城市设有30余家分子公司。

  2012年2月,海航与凯撒旅游牵起了手,凯撒旅游引入海航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,海航旅业以2.8亿元收购凯撒同盛合计51%的股权,控股凯撒旅游。

  海航入主后,凯撒旅游通过与海航合作共赢共同开发航线,演绎出了一个“航空+旅游”的发展模式。

  2015年9月,在海航的支持下,凯撒旅游借壳易食股份(主要系航空配餐等业务)登陆A股,更名为海航凯撒旅游。

  实际上,当时负责凯撒旅游中国业务的是陈茫先生的胞弟、凯撒旅游总裁陈小兵。

  海航的入主对凯撒旅游的发展贡献无疑是巨大的,通过借壳海航旗下的航空配餐企业易食股份,凯撒旅游成为A股仅有的两家以旅行社为核心业务的民营公司之一,同时在旅行社业务之外获得了航空和铁路配餐新业务。

  在管理层分工方面,先是由海航方面的张岭任董事长、刘江涛任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,香港老奇人网站凯撒方面的刘小兵任总裁。

  2014-2017年的4年间,凯撒旅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保持较大增长幅度,年均增长率高达127.46%,净利润的年均增长率也有57.61%,凯撒旅游发展势头相当好。

  因为2015年可谓是民营航空上市年,这一年春秋航空、吉祥航空纷纷上市,作为民营领域最大的航空集团,海航自然不甘于人后。

  当时首都航空飞机规模共45架,平均机龄不超过三年,是国内最年轻的机队和最大的空客运营机群之一。

  凯撒旅游借收购首都航空整合上下游旅游资源,从航空出行到旅游服务到餐食服务,可以打造旅游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商。

  2017年下半年开始,海航系的资金问题逐步曝光,加之海航系的质押比例较高,引发市场关注。

  2018年,凯撒旅游营收增长率仅1.67%;净利润则是出现了近五年的首次下滑,下滑幅度达到12.03%。

  由于海航几将所持凯撒旅游股票全部质押,随着凯撒旅游的股票一路下行,2019年3月以后,海航三次被动减持凯撒旅游股票。

  2019年3月29日,海航方面被动减持合计1885万股份,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.35%。

  2019年9月,海航再度被动减持凯撒旅游股份,减持后海航系持股比例降至28.73%,而陈小兵方面持股比例为28.98%。

  也就是这0.25%的股权优势,让陈小兵得以重新掌舵凯撒旅游,由此凯撒旅游控制权再度转移至陈小兵手中。

  重掌凯撒旅游控制权的陈小兵加速去海航化,很快召集股东大会,任命陈小兵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。

  仅仅三个月的时间,陈小兵已经顺利完成高层调整、更名、迁址、产业布局,回购股权、公司治理一系列大刀阔斧式的动作。

  尤其是将公司名称由“海航凯撒旅游”变更为“凯撒同盛发展”,剔除海航二字,意味着凯撒旅游与海航已渐行渐远。

  海航虽然贵为凯撒旅游二股东,有着三名董事,但诸事纷扰的海航已无力阻止凯撒旅业的去海航化。

  不过幸运的是,凯撒旅业两年前从海航系中脱离而出,否则会不会在2021年初一起破产重整也不得而知。

  正是得益于上述布局,凯撒旅业踩准了免税概念这个2020年股市最大的风口。

  2020年6月1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《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》,免税概念由此一飞冲天。

  不过,凯撒旅业的主业在出境游上,2020年疫情重创了出境游,凯撒旅业也遭受其害。

  其中,凯撒旅业以旅游零售业务为主,专注于欧洲市场并兼顾其他市场,特别是新兴小众目的地的开发;

  众信旅游深耕旅游批发业务,在保持欧洲、美洲市场优势外,在亚洲短线周边游上亦具有较强优势。

  6月28日,凯撒旅业、众信旅游双双披露公告称,凯撒旅业拟以发行A股方式换股吸收合并众信旅游,吸收合并的定价基准日为2021年6月29日,每1股众信旅游股票约可以换得0.7716股凯撒旅业股票。

  疫情冲击下,国际旅游市场前途未卜,国内市场竞争压力巨大,选择合并,在一些业务层面上形成互补优势,对于两家公司都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但海航的反对票似乎为双方的重组增加了不确定性,毕竟海航方面的持股数量与凯撒方面几乎相当。

  翼哥并不认为海航投反对票是正确的选择,可能海航考虑的是,一旦双方合并,且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,海航的股权将被进一步稀释,话语权也将越来越小。

  其实,海航应该将这一块股权尽早处理掉,收缩业务,加快民航主业的重整才是上上之策。

  不过由这一件事也引发了翼哥的另一个想法,就是旅游业都在加快整合,抱团取暖了,民航业何时开始整合、抱团呢?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