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调研数据背后的“会虫”市场(图)

发布日期:2022-06-10 04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月24日晚,一个关于GPS的调研会在现代城展开,8名“GPS用户”接受了一家市场调研公司的访问,会后每人领走100元“礼金”。事实是,这8名被调查者从未拥有和使用过GPS。他们都是职业或半职业的“会虫”。

  很多与生活相关或与某个行业有关的调研数据,就在这些会虫的谎言中“出笼”了。

  2月24日下午,林雨(化名)蹬着自行车,匆匆赶往现代城。他一边躲避着行人车辆,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地背诵着:“GPS,任我行,小博士,能上网、拍照,有蓝牙……”

  林雨跟记者说,当晚6点半是他与某市场调查公司约好的开会时间,他是以一个GPS定位仪用户的身份,到公司接受问卷调查的。

  林雨到达现代城时,已有几个先到的座谈者。“来了?”大家笑着打招呼,都是熟人。

  “最近的会还行吧?”“开不上大会,穷得要命”,几人一起说说笑笑进了电梯。

  电梯在大楼10层停下后,大家收起笑脸不再说话。找到贴有“座谈会”字条的1007室,他们推门而入,说:“来开会的。”

  公司女职员索要参会者的证件并一一登记,随后把大家安排到一个房间内等候。房间里已坐着几个先到的被访者。

  女职员离开后,现场立即轻松起来,“那次,一场会开了三个半小时才给100块钱……”“那次关于IT的会,我们8个人没一个人懂,愣是把会给开砸了……”

  时近晚上7点,女职员推门进来,让大家到隔壁房间开会。“GPS这玩意儿,我就没见过。”“都一样,蒙吧。”———临进会场,有人小声嘀咕。

  参加了会的姜波(化名)告诉记者,座谈的8个人,没有一个是真正的GPS用户,甚至有人不知道GPS是什么。

  2月28日和3月2日,记者曾就会虫冒充GPS用户开会的问题,反复与那个市场调查公司沟通,后者未回应。

  林雨介绍,像他这种专门参加各种调研会、拿礼金的人,就是市场调研行业内所谓的“会虫”,也就是,以开会为职业的人们。

  在市场调研行业中,客户、调研公司、联络员、被访者构成一根链条。客户将某一项目的市场调查工作委托给调研公司,然后调研公司要求其联络员寻找合乎条件的被访者进行座谈或答卷,并为此支付被访者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的“礼金”。

  据中国信息协会北京市场研究业分会秘书长何建新介绍,正规的市场调研对被访者的职业、收入等条件有着严格的要求。可一些不合条件的人,为拿礼金,会千方百计成为不同调研会的被访者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会虫这个群体。

  会虫不断地开会赚取多份礼金,同时,为满足调研公司各种各样的需求,他们频繁变换姓名和身份。

  职业会虫大多配有几部手机,报名参加会的时候,用一个假名字对应一部手机。林雨就有四个手机和很多个假名字。当某一部手机被拨打的时候,会虫很少会直接说自己是谁,往往等对方叫了名字再答应。“如果人家叫了你的假名字,你没反应,那就闹笑话了。”林雨说。

  为了应对调研公司的当面甄别,几乎所有的会虫都有不同的假证。“假身份证、假驾驶证、假房产证,我手头现用的就有四套。用过的假证就多了去了,得有一摞子厚。不过,在会虫圈里,我的证算少的……”当着记者的面,林雨从口袋里掏出一叠不同的假证。

  为了装得更像某个行业的被访问者,会虫们大都有几身风格不同的“行头”,以不同身份参加会时,佩带不同装束,“昨天是西装革履去开会,今天就换上皮夹克戴个鸭舌帽,明儿又披个风衣戴上墨镜……”

  按林雨以及记者后来见到的“会头”说法,北京的会虫总共有2000多人,几乎每一场会都有会虫进入。会虫们开会的月收入在1000元到3000元之间。

  “我大会小会开了几百场,几乎场场都有熟人,很多会全部都是会虫参加的。”林雨说。

  “……这样的调研会能调查出真的数据吗?很多调查数据,都是我们这帮人说瞎话说出来的……”

  会虫们要参加不同的会,就需要知道很多调查会的信息,他们的开会信息大多是从“会头”那里得到的。

  在调研公司和被访者之间进行中介的是联络员,他们需要掌握相当数量的“人力资源”以帮助完成调查。一些联络员推介给调研公司的大多是职业会虫,于是,这些联络员就被赋予一个特别的称呼:“会头”。

  北京的会头,很多是中年妇女,会虫们称她们为“大姐”。2月24日,在会虫林雨的介绍下,记者以想入行的“准会虫”身份,见到了一位“大姐”。

  “想干这行?好说,包在大姐身上。”喝了一些酒之后,46岁的“大姐”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“你会说瞎话吧?干这行,就得说瞎话。调研公司来电话甄别,问你是某某吗,你得说‘是’;问近半年有没有接受过调查?就算你已经开了一百次会,你也很干脆地说‘没有’……瞎话说得好,才能多开会,多开会才能多挣钱……”“大姐”一边谆谆“教诲”着,一边抬头打量着眼前的记者:“我看你行。”

  “大姐”原是某建筑公司的职工,1999年下岗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,她被介绍去一个调研公司开座谈会,然后她拿到了一个“信封”。

  “开会也能赚钱,我觉得这活儿不错,就很用心地琢磨。后来越开越会开,再后来被调研公司相中了,他们就聘请我当联络员。”

  “大姐”目前每月收入四五千元,“我们是计件工资,按人头算,我们报会报成了一个人,调研公司给我们10块到50块钱的提成。”

  7年里,“大姐”在调研行业内如鱼得水,一人兼任20多家调研公司的联络员,拥有2000多名会虫的“人力资源”。说到这些,“大姐”点上烟后,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圆圆的圈,面有得色,说道:“我指挥着一个师呀。”

  按“大姐”的说法,在调查工作中作弊的不仅是会虫、会头,甚至还有调研公司。“大姐”说,因她手下人多,一些调研公司的项目督导常常找她帮忙填调查问卷。“前两天,一个督导拿着20本问卷来了。我10分钟就给填完了,20本卷子,20个电线个会虫就给他解决了。”

  在会头“大姐”看来,会虫能轻松进入座谈会,是因调研公司的纵容。“同一张脸天天来开会看不出来?就算看不出来,几句话就问出来了。很多时候,公司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”

  “大姐”说,调研公司接到委托项目后须及时完成,但“真要按要求找人,得多少时间,花多少钱”。

  林雨讲了他的一次开会经历。“调研公司要找奔驰车主开会,找不到,最后还是找了一帮会虫。可是客户在现场盯着,一定要被访者开车来才行。怎么办?调研公司花钱租车,让会虫开着来。”他说,会后发礼金时,调研公司扣了会虫一笔钱,以补偿租奔驰的费用。

  益普索市场调查咨询公司市场部总监王女士介绍,北京有很多调研公司,做着很多调研项目,每天都需要大量被调查者。一些公司的执行督导为凑人数,对会虫听之任之,甚至有的督导本身就是会头。王女士认为,一些调研公司内部监管不严,是会虫猖獗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北京摩瑞市场研究公司总经理李先生则认为,会虫问题的根本原因,在于调研公司入行门槛低,并导致恶性竞争。调研公司为揽到项目就降低价格,在项目执行时就想办法降低成本。后果是恶性循环,调研公司乃至整个行业的信誉牺牲了,于是客户又再压价……

  在一个“3see”市场调研专业网站论坛上,很多调研公司的负责人及督导发表有关会虫问题的言论。有人说:“本行业走到现在,诚信几乎已丧失,而且到处血雨腥风,上演一幕一幕假戏和闹剧。”

  对于会虫现象,中国信息协会北京市场研究业分会秘书长何建新表示,协会已认识到会虫的危害,并跟行内负责任的公司采取了一些有效的办法,比如建立会虫黑名单等。

  何建新介绍,在公安部的支持下,一个月前协会已建立了网上身份证查询系统,入会的公司,输入被访问者的证件号码时,就能立即辨别真假。这应该是一个防范会虫的有效办法。

  关于会虫存在的深层原因,何建新认为,与国外相比,中国的市场调研行业起步较晚,行业内的规范未充分建立起来,出现问题是难免的。但从大趋势上看,市场调查这个行业无疑是非常有前途的,所需要的,只是一个发展和健全的过程。

  圣诞节到了,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,又不打算给你太多,只有给你五千万:千万快乐!千万要健康!千万要平安!千万要知足!千万不要忘记我!

 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,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,告诉你,圣诞要快乐!新年要快乐!天天都要快乐噢!

 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,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愿幸福,如意,快乐,鲜花,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.圣诞快乐!

  看到你我会触电;看不到你我要充电;没有你我会断电。爱你是我职业,想你是我事业,抱你是我特长,吻你是我专业!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,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;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;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

 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,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,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。我转身抱住你:这猪不卖了。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。

  风柔雨润好月圆,半岛铁盒伴身边,每日尽显开心颜!冬去春来似水如烟,劳碌人生需尽欢!听一曲轻歌,道一声平安!新年吉祥万事如愿

 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:第一片叶子是信仰,第二片叶子是希望,第三片叶子是爱情,第四片叶子是幸运。 送你一棵薰衣草,愿你新年快乐!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